•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玄门不正宗
听书 - 玄门不正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八十四章 无双龙后

愁啊愁 / 2021-10-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虎牢关上旌旗飘扬,众将士军容鼎盛,有着慷慨赴死之豪迈……因为他们的皇帝与他们在一起!

关外则是大军层层叠叠,看起来如同乌云压盖、覆甲的洪流。

关东联军号称百万之众,算上民夫也的确有这个数了。

虎牢关中只有三万人,这就显得双方实力极度不对等……可雄关在此,真有百万人又如何?让他们来!

王弃淡定地坐在门楼上……这里已经算是第一线位置了,极容易被流矢击中。

不少人都来劝过,可他们劝不动的……在他们来到王弃面前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与这虎牢关中三万守军的鼎盛军气都融为一体了。

皇帝御驾亲征,与全军一同站在最危险的前线,这对于整支军队的士气提升是难以计量的。

而与之相反的,是当皇旗出现在虎牢关上的时候,关东联军中的一些将官反倒是自己先动摇了。

不少人会造反,是真觉得如今的朝堂是被‘权奸’陈昀把持了,皇帝被‘胁迫’了,这才愿意会同‘起义’,要还这大彭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这其中其实还有一定的人心变化……原本王朝气运散去的时候,其实大家心里面对大彭朝惋惜之余再没其他。

可是现在王弃重聚气运,他们就又觉得心头的大彭朝不该就这么结束……

王弃的目光何等锐利,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关东诸军的军气动摇。

他转头看向身边随侍的太监小黄,道:“你嗓门大,替我喊话。”

小黄当时就有些懵,他嗓音是混雄有劲不错,可这么大的战场他的声音再响又能让几人听到?

只是陛下有令,他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城头大声说话……

“大彭天子在此,尔等乱臣贼子何不俯首帖耳投降乞命,陛下仁慈当可网开一面放尔等一条生路!”

他这一嗓子是试试嗓音的,结果发现自己的声音超级洪亮……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黄高兴了,开始扯开嗓子喊了起来:“有道是‘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尔等不少都是大彭之臣,食我大彭俸禄,如今竟然会同贼人与我陛下为敌!”

“如此行径,狼心狗肺与禽兽何异?值此国难之际,天下苍生饱受涂炭之苦,而等若有一丝良知就当弃暗投明,倒戈卸甲以礼来降。”

“陛下乃仁慈之君、大度之君,当宽恕尔等罪孽,使尔等能有机会重列朝班,匡君辅国安彭兴陆,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

小黄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不得了,这口才真是厉害了。

自己家这边听着则是觉得士气飙升,而对面关下的关东联军则是士气‘哗啦啦’地往下掉。

王弃摸着下巴琢磨着,这小黄还真是个人才,培养培养可以当个‘发言人’之类的了。

对面被小黄喊得直接要有些崩了,不过很快就有人冲到阵前一声怒吼:

“阉竖住口!便是有尔等权阉当朝,才会使得这天下生灵涂炭。”

“死来!”

那名大嗓门的将领直接摘下强弓对着关墙上射出了凌厉的一箭……这弓显然不是凡品,而这将领看起来射术也很是了得。

这一箭竟然是从下至上,逆射高墙之上依然有着不俗的劲力。

小黄虽然是个大嗓门的太监,可他其实没什么修为在身,看到这种情况脸都绿了。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玄甲手臂骤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替他将这枚箭矢给稳稳捏在了手中。

关下看到这一幕的众兵将哑然失声……他们看到了什么?那个身穿沉凝而高贵的红黑色玄甲的高大身影,竟然是忽然出现在了那个阉人的身边徒手接住了那凌厉的一箭!

关键是,那玄甲人身上的高贵纹路,让一些眼神好的文人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是只有大彭皇帝才有资格穿的铠甲!

传闻如今的大彭皇帝是行伍出身,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强悍的武力。

就见那玄甲人站在城头,平淡地注视着眼前的关东反军,仿佛视若无物。

他冷言沉声道:“朕便在此亲自领军,尔等所为的便是朕吧?不必扯到朕的爱卿、朕的仆人身上,想要朕的江山,自己拿命来拼吧!”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而极具穿透性,给这关东联军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王弃真的是个亘古未有的皇帝,明知道对方打着‘讨陈’的幌子来攻,他偏偏要帮陈昀说话,让他们别找那些有的没的借口。

他就在这里,大彭江山也就在这里,他们想要自己就来拿!

这是何等的豪勇坦荡,也最是能够将人折服……这种愿意为臣子担当的皇帝,可是很稀有的。

林触在旁边听着不由得叹息摇头……他是为陈昀感到惋惜,他预感到自己的这个老对手这次该要为了皇帝死心塌地了。

士为知己者死,王弃在那关东联军面前竟然为他如此担责澄清,陈昀还能说什么呢?

看看那已经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小黄,现在就叫他去死,那都是一点儿迟疑都不会有的。

包括林触自己都有些感同身受……王弃就连身边的小太监都愿意维护,对他更是一直都是尊敬有加……他感受到的就是王弃对他的尊重,这份尊重也令他心里感觉沉甸甸的。

联军之中又是一片渗人的沉默,随后其阵中便传出了尖锐的鸣金声……这第一次攻城尚未开启,便匆匆撤军了。

皇帝真的御驾亲临是没人想到的事情,而联军众首领则还在后方一边饮酒一边等待消息……这双方的高下立判。

联军先锋的士气直接崩塌,再让他们攻城是不现实的,退兵成了无奈之下的唯一选择。

而王弃站在城头直接喝退敌军,此情此景也是让全军将士士气大振,他们与有荣焉。

林触见状则是有些迟疑地谏言道:“陛下,若是这关东联军就此退去,其军力无损,恐怕我们到时再收复失地会多有挂碍。”

他原本的打算就是要让关东反王们的军队在这虎牢雄关之下碰个头破血流,越惨越好。

王弃摇摇头道:“不碍的,终究都是大彭百姓,朕不怪他们受人胁迫与朕为敌……是以攻心为上,若是能够让他们连攻城都不敢就退兵,那才是一场大胜利。”

林触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的确是这样没错……若真是如此,这天下反王还有什么面目站在朝廷的对立面?

王弃笑了起来,这不过是最佳的情况,他不会天真地以为事情真就是这个样子发展。

果然……在第二天,关东联军就再次来攻关了。

不过王弃注意到那陆氏宗族的楚王旗帜没有再出现在攻关的军队中,这次出现的是那冀州赵王的军队。

赵军很有意思,以那豪侠苍耳的个人威望为媒,冀州各大族汇聚于他旗下,各出家丁成军……也即是说,苍耳的赵国军都是由豪强家丁组成,反而最不会受到忠君爱国思想的影响。

王弃坐在城门楼子里面看到了这支军队,心中明悟这才是他必须要打败的。

这苍耳亲自统兵在前,他也是自诩勇力的,在虎牢关下直接叫关:

“皇帝小儿,可敢出关一战?!”

王弃坐在城门楼子里面看着下面叫关挑战之人有些莫名其妙,他指着自己问:“我该下去亲自弄死他吗?”

众人一阵无语,虽说知道对方这是在激将……可皇帝如果真的下场与他单挑,这也太丢份了吧?

卫将军桓远立刻道:“陛下请安坐,我麾下有射声校尉袁玧,足可与之一战。”

王弃听了点头道:“袁校尉是一员虎将,朕便在此观战。”

袁玧他还是知道的,一身武力不俗,也有一定的统兵能力,算是可以培养的人才。

然而他失算了,这袁玧还算不俗的武力在那苍耳手下只是过了十招,然后就明显有左支右拙不支的景象。

再过了两招,袁玧虚晃一下拍马就跑……虽然有些丢人,可总比被人直接一枪挑死要好。

只是那苍耳马快,竟然追了上来一枪刺在了袁玧的后胸,将他一下子刺倒在地上。

他一时人未死,嘴里吐着血沫子地被串在了枪上拖了一段距离,地上留下一条刺眼的血痕。

虎牢关上一下安静了下来,显然也被苍耳那残忍的行径给吓到了。

王弃站上了关墙,目光冰冷了下来。

他侧头问了问:“朕的白龙将军呢?”

城头上的众将士只觉得头皮一跳……正常皇帝的皇后是干什么的?

是传承国祚,为皇帝统御后宫的。

那么他们这位皇帝的皇后呢?

是给皇帝去砍人的!

小黄已经在旁边弱弱地说道:“皇后已经覆甲上马,在城门后等待陛下命令了。”

王弃笑了起来,他说:“那边让朕的白龙将军快点去把袁校尉救下来吧,袁校尉可不只是会好勇斗狠,折损在了这里朕可舍不得。”

一众将领心田之中不由得有暖流流淌,皇帝这次没有因为袁玧的失败而生气,那么也就意味着以后也不会因为他们的错误而大发雷霆。

就好像小黄先前所说的那样,当今陛下的确是个仁慈之君、大度之君,能够在这样的皇帝麾下作战,他们这些当将军的也只觉得荣幸极了。

虎牢关的城门豁然洞开,单人一骑呼啸而出,那银甲勾勒出的曼妙身姿,那飘扬起舞的黑发,还有那龙马的优美健壮……

她冲出关墙的时候就美得仿佛一张画卷,而这画卷就好像随着她胯下龙马的奔跑而被不断地展开……

“哈哈哈,皇帝小儿竟然派了一个女人来与本王作战……不过也好,如此佳人落在那等酒囊饭袋手里也是暴殄天物,还不如从了本王……”

苍耳得意地说着骚话,可惜他们的情报不够迅捷,并不清楚西凉那边人人传唱的‘龙后’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他抽出了袁玧身上的长枪,正准备将这女将挑落马下,然后带回营去‘如此如此那般那般’一番。

“锵~”

他意外地发现自己怎么飞了?

好家伙!

苍耳只觉得双手虎口崩裂爆发出了惊人的痛感,他的长枪倒是没事,可他的整个人都被冉姣一戟给扫上了天。

他得庆幸冉姣所用的戟并非白龙戟,而只是一支普通大戟,否则他此时早就身首分离不会有丁点意外。

他倒飞了出去了二十多米,才狼狈地摔回了自己阵中。

苍耳无比愕然地看着那将他一下就挑飞二十米的绝代佳人弯腰抄起了重伤的袁玧,将之放在马背上就往回跑去。

全程看都不看他一眼,将他视若无物。

苍耳脸色涨红,立刻抢过旁边一个部将的马大喊一声:“别让这女人跑了!”

王弃在城墙上淡淡地看着那苍耳做大死,也并不去打扰明显高兴起来的阿姣姐姐……

龙马脚程惊人,仿佛一纵身就来到了关墙之下。

她将袁玧交给了前来接应的人之后就拉转马头又对准了那些迟疑着是不是该退了的赵军兵将……她又冲了出去!

这一拉一扯,原本就没什么军气的赵军那是直接就成了一盘散沙,但苍耳对此并不在意,他对统兵打仗本来就不怎么擅长。

他自认为先前是自己大意了,所以这次全副小心地迎上了冉姣,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在一个女人身上连续失败两次。

冉姣没有用力量碾压,而是难得遇到个枪法这么出众的战将,便拿他来磨砺自己的戟法吧。

冉姣收敛了自己的一些力量,让这苍耳有种可以和她‘旗鼓相当’的错觉。

可是她忽略了一点,苍耳刚被她震伤了,而她的体力可不是常人能比的!

苍耳卯足了力气和冉姣对了百招,就气虚力短明显感到不支了……他就很纳闷,眼前这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手下部将都是倾慕他的勇武豪爽而来,如今看他陷入困境,纷纷前来助战……

好家伙,直接来了三个人,将冉姣前后左右都给围了起来……可是她怡然不惧,手中铁戟挥舞得更快一些罢了。

而围攻上来的众将更是不堪,只是三五招之后就有人被扫落马下。

原本鼓噪的赵军此时一个个都脸色惨白……这种武力值实在是太吓人了一些。

王弃看着在虎牢关下以一敌四依然游刃有余的阿姣姐姐,心中琢磨着是不是该让人撰写一本‘虎牢关下四英战龙后’的戏曲?

阿姣姐姐一定会很开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