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凶灵秘闻录
听书 - 凶灵秘闻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三十六章:死亡杂音

北极猎手 / 2021-10-1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很明显,陈逍遥迷路了,且更加可耻的是,他是在明明携带血黑米的情况下迷路了!

常言道自家人知自家事,作为一名茅山道士,陈逍遥很清楚血黑米具体功效,除拥有驱逐低级灵体的能力外,还可预防迷路寻找出口,使用方法也很简单,首先在提前设好的某一地点撒出把灌输过精神力的米,然后将其他黑米携带在身,至此以后,你便可以到处乱走随意乱逛,只要距离不超过一座中型城市面积,那么你将无需担心迷路,就算不小心迷路也没关系,你只需捏出把米撒在地上,无息灌输精神力,只需等待1分钟,黑米即可自行汇集组成符号,最终以符号方式指引方位,其所指方位恰恰是当初留有黑米标记的初始地点!

好玩意啊,实属出门在外闲逛旅游必备之物,一开始当赵平询问他时陈道士便二话不说掏出此物,原本也是想将黑米分发大家避免迷路,谁曾想还没等他吹嘘完黑米功效,一张不知何时冒出的数字卡牌就这样出现在了森林边缘,结果可想而知,通过柳叶擦眼,加之天眼窥视,在确认过卡牌既非幻觉亦非伪装后,众人顿时大喜,大喜之下,来此本就为收集卡牌的执行者们自是毫不犹豫走进森林,而卡牌也确实在众人目睹下被赵平揭离树身拿于手中。

没想到共计8张的卡牌如此轻松就找到1张,眼见卡牌到手,众人很是开心,然而,也同样是此刻,异变发生了……

随着卡牌被揭脱离树身,眩晕袭来,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统统被某股突如其来的眩晕感笼罩大脑覆盖全身,或者说但凡聚集树下的执行者统统如瞬间被灌了几十瓶伏特加般东倒西歪行将倒地,那一刻,陈逍遥试图破解,试图抢在昏厥倒地前释放道术改写结局,然遗憾的是,他失败了,由于眩晕异状太过快速,刚一拿出道符,未等使用,人就已经失去意识。

连自己这名颇有手段的道士都反应不及悲惨中招,其他人可想而知。

好在昏厥并不代表永远长眠,最为担心的长期昏厥没有发生,当陈道士恢复意识睁开眼睛后,却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片昏暗密林当中,除环境偏暗视野受限外,更为可怕的是,身边空无一人,之前还聚在一起的执行者就这样莫名其妙失去踪迹!

赵平、彭虎、空灵、李天恒连同那哭哭啼啼的周冰冰一起,所有人不见踪影。

人呢?人都跑哪去了?还有目前自己所身处的位置亦绝对不是森林边缘,反而在醒来后出现在密林深处,至于原因……

凭借向来聪慧机灵的脑袋,度过最初茫然后,稍作琢磨,陈逍遥还真琢磨出一个答案,一个比较贴近真相的猜测型答案:

卡牌该不会被谁提前设置了机关吧?机关将卡牌与树木链接起来,平时无事,可一旦卡牌脱离树身,届时某个类似于瞬移传送的机关便会瞬间触发,然后将置身在机关范围内的人或事物瞬间移走!

草!!!

………

懊恼维持了老半天,后悔更是良久充斥着脑海,每每想到那等同坑人陷阱的卡牌机关,陈逍遥总会下意识脑门冒筋,顺便露出幅吃了屎的难看表情。

注意,以上只是猜出卡牌暗藏陷阱时陈逍遥最先想法,最早反应,随着时间流逝,搭配思绪翻涌,渐渐的,他琢磨出味来,从而由怒转惊,由惊转懵,直至恍然大悟!

因为他突然发现那所谓的卡牌陷阱根本不是阴谋,而是阳谋,一个你哪怕明知是坑也要主动去跳的无解阳谋!

正如最初所猜测的那样,卡牌被提前动了手脚,设了机关,机关则将卡牌与树木链接起来,平时无事,可一旦卡牌脱离树身,届时某个类似于瞬移传送的机关便会瞬间触发,然后将置身在机关范围内的人或事物瞬间移走,表面上貌似一个固定式陷阱,一个你不接触便绝对不会触发的陷阱机关,逻辑简单易懂,但也请不要忘了执行者来此目的是什么?

回答必然是寻找卡牌收集数字,既然注定要把沿途所发现的每一张卡牌顺势拿走,那么你便注定免不了触发机关,触发那极其类似于随机传送的空间机关!

想搜集卡牌,前提你便要拿到卡牌,拿到卡牌你则势必要遭受随机传送,说是如此,现实同样如此,赵平刚一揭下1号卡牌,空间机关便瞬间自行启动,旋即将置身于陷阱范围内的众人集体传送,以随机方式分别传送到森林各个角落,至此将原本汇集抱团的执行者分散开来,至于空间传送……

说句真心话,经历过诸多灵异任务,假如你要问执行者最怕听到的词汇是什么?位居首位的必然是‘空间’!理由无需赘婿,大伙儿心知肚明,所以很自然的,当发现森林竟暗藏‘空间传送’这一可怕机制后,陈逍遥顿觉毛骨悚然魂不附体,当场被吓了个屁滚尿流,从而下意识将空间传送和本场任务里的螝联系起来,他害怕,害怕那是只具备空间能力的螝,因为谁都知道空间能力意味着什么,如果那只螝当真拥有空间能力,那岂不是说……

不对,我好像理解错了。

人是种善于分析思考的生物,诚然陈逍遥初始确实被空间传送震慑,继而下意识将空间与螝物联系起来,然而,随着思绪加深,回忆过往,陈逍遥回忆起何飞曾对他说过一件事。

早在陈逍遥还未登车前,执行团队曾经历过一场名为‘夜班保安’的普通级灵异任务,可也恰恰在那场难度仅有普通级别的任务里,出现了时间停滞现象!

时间,一种超越人类理解范畴,研究难度甚至还凌驾于空间之上的神秘存在,面对时间停滞,一开始何飞被吓的够呛,和其他执行者一起集体被大厦里停滞不前的时间惊的冷汗淋漓颤抖不止,众人严重怀疑时间停滞是螝物搞出来的,后才得知时间停滞与螝无关,而是诅咒所为,规则所定。

所以……

回忆完团队早前经历,陈逍遥登时长呼一口气。

看来这里的空间传送应该和螝没关系,而是诅咒专为卡牌设定的强制规则,目的无非是给执行者制造麻烦,利用卡牌陷阱拆分队伍,不让搜寻者抱团,尽可能增加寻找难度。

结果,诅咒成功了,利用隐藏陷阱顺利将意图抱团组队寻找的执行者瞬间分散至森林各处,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陈逍遥。

青年道士落单了,在这片既面积庞大又漆黑无光的诡异森林里彻底迷路。.

利用通讯器联系队友?别想了,来之前何飞猜对了,赵平也猜对了,没有任何原因理由,自打进入森林内部那一刻起,早先还能在平原农场正常使用的通讯器如今成了摆设,每当你联系某人,机器里总会冒出阵阵杂音,在某股未知灵异力量影响下彻底无法使用。

借助血黑米寻找方向定位出口?同样想都别想,非是黑米没用,而是陈逍遥没设坐标,未曾在森林边缘撒下黑米,在还没来得及撒出黑米前就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空间传送瞬移进森林内部。

没有初始坐标,血黑米至此也和通讯器一样成为了摆设,一袋普通陈年老米。

眼见器材黑米统统报废,陈道士傻眼了,懵逼了,无奈之下只好到处乱走,像一只无头苍蝇般穿梭于林中各处,起先还能凭肉眼勉强视物观察环境,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太阳落山,本就昏暗的森林彻底陷入漆黑,完完全全伸手不见五指,好在执行者有备无患,来之前自带背包,包里既有食物又有饮水,除免于挨饿受渴外,作为长期携带的猫眼手电亦在此刻派上用场。

一天了,基本一天了,从晌午踏足森林到目前夜色笼罩,近10小时就这样在搜寻中悄然而过,为了保存体力降低消耗,期间他走一会歇一会,歇完继续走,移动时频繁动张西望,借助手电连番打量,目的自然是在寻找队友的同时兼顾寻找卡牌,毕竟任务目标很是明确,森林里铁定存在着8张数字卡牌,从1到8共计八张,只要8张卡牌全部集齐,届时也不用刻意寻找队友了,任务便会在卡牌集齐刹那间宣告结束,继而将所有人瞬间传送回地狱列车。

还别说,真不愧为茅山道士,陈逍遥胆量了得,在这片冷风阵阵漆黑无光且阴森感极其强烈的压抑环境里,陈道士面无惧色举止潇洒,哪怕周围环境幽然阴森,可他依旧如往常般闲庭信步穿梭森林,只是,走了半天,找了许久,周围依旧是除树木植被外其余啥都没有,既无队友亦无卡牌,发展到最后竟让向来废话成瘾的陈道士顿觉孤单寂寞!

为了排除寂寞消遣孤单,行走过程中,陈逍遥开始呼喊,用没有任何营养价值的废话边观察边动动嘴,直至……

直至时间步入深夜,由起初夜晚20点进入深夜23点。

噗通。

“呼,呼,草啊,累死我了。”

此时此刻,继上一轮休息结束,再次走了近3小时的陈逍遥逐渐体能不支,故而在察觉体能大幅消耗后当机立断选择休息,一屁股瘫坐地面,靠坐于某棵树下气喘吁吁。

顾不得弄脏屎黄色外套,待背靠大树喘息片刻后,陈道士取下背包开始翻找,先将毫无用处的通讯器连同指南针拨于一边,而后取出面包大口吞咽,吞咽之余,身边还放了瓶百事可乐,至于出厂年月是否真的是81年?那就不得而知了。

很明显,不说别的,单从他目前那习以为常的休息举动中便可轻易看出倪端,陈逍遥这是打谱要搞持久战了,打算凭所带食物同这片庞大森林死磕到底,他不相信森林能完全隔绝众人,更不相信会永远找不到其他卡牌,毕竟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加之食物还算充足,如省着点吃,支撑7天虽绝无可能,可坚持着三四天总是问题不大,有了这三四天时间,就算到处瞎摸也总会有所收获。

“嗝!呼……”

吃过面包,喝过汽水,待用舒爽表情打了个满意饱嗝后,陈道士拿起手电左右照射。

凭借猫眼手电所独有的超强聚光性,光柱所及之处,环境一目了然,然遗憾的是什么都没有,除自打进入森林便充斥眼帘的植被树木外,不管如何转动手电,如何东张西望,附近既无队友亦无卡牌,甚至连自身所处位置都难以确认,当然了,作为通晓阴阳茅山道士,陈逍遥也曾仰头观星搜寻方位,试图以当年师父传授的观星术寻找北斗七星,结果,眼中只有黑色,一大片散落成密集碎块的乌云不单遮蔽了天空繁星,就连体积最大的月亮都被挡住了。

“我日,这,这简直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啊,诅咒你这个畜生啊,你全家不得好死,为了对付我们,你他妈还真是有备无患,无所不用其极啊!”

面对如此结果,待随口问候过诅咒全家后,撇了撇嘴,陈逍遥拿起手电打算离开,在补充过食物饮水后离开此地再度穿行,动作诚然如此,可在低头观察过手表时间,当亲眼确认时间竟不知不觉间来到深夜23点56分后,他停住了,停下开拔意图,转而重新坐回树下。

睡觉!

必须睡觉,如果说早先的停滞不前吃饭喝水属于体能休息,那么睡觉便无疑属于精神休息,理由浅显易懂,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旦长期不睡觉,届时人的大脑神经即会逐渐迟钝逐步变缓,甚至对人的思维运转产生严重影响,或许在一场时限较短任务里执行者能强行硬撑不予睡觉,但别忘了这次可是一场为时7天的长期任务,由于时限过长,哪怕明知森林危险暗藏杀机,陈逍遥还是在资深者独有的理智影响下选择睡觉休息,满忙碌碌找了一天,时间也即将步入午夜零点,为了替明天寻找保留精力,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睡上一觉。

当然了,介于森林确实阴气笼罩诡异无比,为防不测,睡觉前陈逍遥做了个预发手段,探手入袖,抽出张黄色道符,而后将道符贴在了其所靠树身。

“OK,准备工作完成,贫道终于能放心大胆的做周公之梦了!”

果不其然,随手将符贴于树身,陈道士面露笑容喃喃自语,自语过后,整个人和衣而卧靠树休息,就此轻闭双眼在不动弹,于此同时,那佩戴于左手腕部的电子表亦明确显示出目前时间,时间刚好步入午夜零点,凌晨就此降临,至此进入任务时限第3天。

可……

也恰恰当时间来到午夜零点的那一刻,周围环境,不,应该是整片树林却也在刹那间发生变化,某种虽惊骇莫名但人类却决然感知不到的细微变化。

呲,呲呲,呲呲呲。

杂音开始回荡,以极低频率甚至以低到人类耳膜无法接收捕捉的方式开始回荡,在不知源头在哪的情况下顷刻间在森林内扩散传播,音波越过诸多树木传递四散,直至将整片森林完整覆盖!

随着低频音波覆盖森林,同一时间,森林部分区域亦凭空多出些许白色事物,多出了卡牌,此刻,如有人定睛观察靠近细看,会发现某些森林大树的树身凭空浮现出标有不同数字的卡牌,总计7张卡牌就这样突兀浮现在森林各处。

正如刚刚所描述的那样,由于音波频率实在太低,加之卡牌出现悄无声息,两大异变没有被人发现,没有被身在林中分散各处的执行者发现,执行者听不到杂音,看不到卡牌,旁人如此,陈逍遥同样如此,目前正背靠大树的他也确实神态悠然轻盈酣睡,且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常规电子学理解,每当某地区出现频率较低的未知信号时,人或许察觉不到,但信号覆盖区域的各类电器设备却往往会受到影响出现异常,比如电视出现雪花,比如电脑网络不良,又比如收音机信号消失迸发杂音等等,逻辑貌似正确,然奇怪的是,此刻,明明有一段持续不休的信号音波覆盖森林,陈逍遥的电子手表却不受干扰,运转正常。

不过话又说回来,音波虽影响不到电子设备,但并不代表影响不到其他事物,或者说音波可以影响到被其锁定乃至视为目标的人或动物,关键在于,距离

世间总有怪事偶尔发生,活得久了,任何事都有可能听说乃至亲眼目睹亲身经历,陈逍遥倒是年龄不到,23岁的年纪可谓是标准年轻人,做一名年轻人,一名血气方刚年轻男性,陈道士主动抛弃了男人应有道德底线,故而完美释义了什么叫下流好色,什么叫淫裆猥琐,睡梦中,陈道士发现自己正赤身果体身在浴池,周围则聚集着几名女性,个个漂亮无比的女性,不单有现实中他垂涎已久的部分女明星、女护士、女白领,就连程樱和钱学玲都赫然在列!此刻,众女生就这样纷纷赤身果体将陈逍遥围拢正中,而陈道士也果然如如预想中那样大喜过望双眼放光,他陷入了幸福状态,他来到了美妙天堂,幸福包裹下,陈道士鼻血喷涌咧嘴大笑,然……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陈道士哈哈大笑之际,突然间,位于其左侧的果体程樱竟瞬间表情变冷目光变寒,除表情骤变满脸杀意外,原本浸泡水中的右手亦猛然抬出水面,接着,一把锋利匕首就这么在手臂控制下迎面刺来,径直刺向青年脑门!

“哇啊啊啊!”

呼啦!

梦境瞬间消失,睡意瞬间全无,陈逍遥当场睁眼抱头惨嚎,足足嚎了许久,恍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并未被杀,而是做了个梦,一个开头堪称美梦但结尾却无比可怕的恶梦。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以陈逍遥猥琐下流的性格,做梦很正常,做被程樱干掉的恶梦也没啥大不了,但,不知为何,随着挣脱梦境仓促醒来,待抚摸过面门脸暇后,刚刚还长呼气息即将放松的陈逍遥竟刹那间面色大变!!!

因为,他流鼻血了,现实中流鼻血了!

就算梦境能影响到现实,哪怕梦境中流过鼻血,可陈逍遥依旧坚信自己还不至于被区区一场梦影响成这样,于是,当手指触摸到鼻孔血液后,受思绪影响,陈逍遥动了,忙爬离地面看向身后。

然后,他看到了火焰。

那张睡觉前曾被他贴于树身的黄色道符不知何时着火了,目前正火光通亮自行燃烧!

专为警戒而制作的茅山道符没来由自行燃烧?这意味着什么?

(难不成……)

呲,呲呲,呲呲呲!

同一时间,就在陈逍遥发现道符燃烧心生惊愕时,他,再次发现了什么,声音,类似于收音机调频时的信号杂音,一段起初还悄然沉寂难以察觉但在时间流逝下逐渐增幅逐渐清晰的刺耳声音。

杂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发展到最后竟直接响彻周遭覆盖现场,由于声响极度清晰,这也导致陈逍遥瞬间确认了杂音方向。

右侧,森林西北方向!

或者说某个未知存在目前正沿西北方赶来,裹挟着刺耳杂音正急速靠近自己!!!

琢磨至此,陈逍遥当场被吓了个魂不附体汗毛倒竖,旋即二话不说拔退就跑,径直朝杂音相反方向夺路狂奔,然,谁曾想,正当陈逍遥意图逃跑躲避危险的那一刻,怪事发生了,一件足以令陈道士肝胆俱裂的变故发生了:

(额?怎么回事?我这是,这,这他妈……)

伴随着声响刺激耳膜,在那逐渐强烈杂音笼罩下,陈逍遥发现自己的眼睛竟出现雪花,金星闪烁,宛如被人迎面打了一拳般整个人眼冒金星,且更为恐怖的是,除双眼模糊雪花遍布外,大脑竟也在杂音刺激下顿生眩晕!!!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