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凶灵秘闻录
听书 - 凶灵秘闻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三十五章:森林之夜

北极猎手 / 2021-10-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经过两人一通忙碌,最终,地面被钱学玲冲洗干净,同时程樱也顺利将彭宇翔死不瞑目的尸体藏进了谷仓之中,无须担心尸体腐烂暴露气味,因为目前正值冬季,低温既能有效抑制尸体腐烂又能有效遮掩血腥味道,更何况尸体还被直接塞进谷仓乃至被大量麦粒完整掩埋,如此密不透风环境下,想必连牧羊犬都嗅不出味道,此举虽然缺德,但不可否认的是此举终究是除挖坑掩埋外最为省时省力的藏尸方法。

(糟了!)

何飞察觉到了危险,在目睹完一副诡异图画后刹那间神情大变转身就走,在汤姆满是问号的不解注视中离开卧室赶往客厅。

呼啦。

急急忙忙推开房门,火急火燎来到客厅,放眼望去,就见客厅人群仍在,排除詹姆斯与威尔两名剧情人物外,执行者大多身在现场,之所以用‘大多’形容,理由在于现场少了一人,那名叫彭宇翔的消瘦男不见了。

且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何飞由隔壁卧室重返客厅之际,程樱和钱学玲也刚好回归,双双从大院走回客厅,除此以外,手中还抱着诸多干净餐具。

很显然,连问都不用问,二人刚刚肯定是去外面洗碗了。

“呼!”

见状,大学生下意识长呼一口气。

何飞在庆幸,在暗叹,或者说能导致何飞刚刚神经紧张的也恰恰是程樱和钱学玲,而他之所以匆忙开门,其主要目的便是查看两女安危,不否认他同样在乎新人乃至剧情人物安危,可他最为在意的却是程樱和钱学玲!在意这两名能真正和自己患难与共的同伴,如非要给何飞来一个名次排行,那么毫无疑问,现场唯有程钱两女才值得他极致关心。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该问的总归要问……

“呵呵,老陈还在和詹姆斯先生聊天呢,聊到哪了?咦?等等,彭宇翔呢?他怎么没在客厅?”凭借过人冷静程度,确认程钱两女安然无恙,加之众人基本在场,为了避免破坏现场气氛,何飞忙挤出微笑继而摆出幅悠闲模样打起哈哈,一边随口笑谈一边故作好奇提出询问,询问消瘦男身在何处。

“没事,5分钟前彭宇翔去厕所了,这货和陈光钰一样双双吃坏了肚子,陈光钰拉完回来了,至于彭宇翔,估计仍然在厕所理蹲坑拉稀呢!”

面对何飞的随口询问,陈水宏自然实话实说,可奇怪的是,陈水宏话音方落,刚刚走回客厅的程樱却直接摇头否认,在同钱学玲对视一眼后径直朝何飞说了个相反答案:

“不,彭宇翔没在厕所,他已经走了。”

“走了?”

“是的,就在我帮学玲姐洗碗时,从厕所出来的彭宇翔刚好接到研究所电话,之前由彭宇翔主持的小麦基因研究出现了环节问题,目前急需他来处理,经过考虑,上级决定取消彭宇翔目前任务,故而令其尽快回所里解决问题。”

“由于事态非常紧急,彭宇翔走了,临走前拜托我和学玲姐将此事转告大伙儿。”

………

程樱用无比随意的语气告诉众人彭宇翔走了,理由是单位有事临时离开。

理由虽显突兀,实则这个理由在威尔看来合情合理,在詹姆斯看来亦合乎逻辑,不过……

在执行者眼里可就俨然不是那么回事了。

尤其是何飞,当他得知彭宇翔走了的消息后,他便瞬间肯定彭宇翔确实‘走了’,以人间蒸发的方式走的彻底,走的了无音讯,直接走进了螝门关。

至于因何而走?

看程樱那副风轻云淡模样,彭宇翔应该是被她亲手‘送走’的,现场差不多也清理干净了。

眉头微凝,目光古怪,这是何飞得知消息时的最先反应,大学生如此,作为聪明人的陈水宏又何尝察觉不出其中内情?果然,在从程樱那听说彭宇翔有事离开后,胖子刹那间失去笑容,刚刚还聊天火热的他登时成了哑巴,整个人紧张开来,脑海亦不停琢磨彭宇翔到底因何而死。

至于陈光钰……

男人反应更加激烈!

如果说陈水宏闻听消息紧张坎坷,那么这位消防员则是当场被吓了个半死,作为现场唯一知晓彭宇翔阴谋计划的他不可能理解不了程樱话外之音,其实早在目睹钱学玲完好无恙重返客厅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妙,直到程樱亲口说出彭宇翔有事离开,终于,陈光钰肯定了现实。

现实是什么?现实是彭宇翔肯定死了,在阴谋暴露后被程樱或钱学玲动手杀死!

此刻,陈光钰既庆幸又恐惧,庆幸的是他当时因过于害怕提前离开,没有参与偷袭杀人,好险,好险啊!假如当时他没走,那岂不是说自己也会被……

至于恐惧?恐惧来自于程樱。

不知怎么的,他发现打从程樱告知过众人彭宇翔那所谓的离开消息后,短发女生就一直有意无意看向自己,频频打量自己,目光中满是冰冷,感觉不像在盯人,反倒更像在看一具失去生命的尸体,一个早已死透的死人!

(不关我的事,这事与我无关,我承认自己知道彭宇翔计划,可我毕竟没真正参加啊,谁能救我?有谁能救救我?)

很多时候线索来源于剧情人物,但这次发生了例外,因为,这次的线索不在是人,而是物,直白点可理解为一张画,一张在何飞看来极有可能具备预知未来能力的诡异图画!

画中显示6个火材人倒地1个,结果现实中彭宇翔身死毙命,这算是巧合吗?哪怕并非死于螝手,可人终究死了。

为了时刻掌握未来信息,临走前,何飞再次私下找到汤姆展开忽悠,期间连哄带骗花招频出,最后用足够男孩买到一整车玩具糖果的零花钱买下了这幅画。

待将画纸揣入怀中,何飞微笑告辞,在詹姆斯夫妇的热情欢送下带领众人原路回返。

只不过……

回归路途中,走到半路之际,程樱停住了,旋即以工作组需观察周围麦田生长情况为由让威尔先走。

合情合理的理由,滴水不漏的借口,见专家们如此认真对待工作,粽发男自是痛快点头,当先哼着小曲走向自家农场。

目送着威尔渐行渐远,直至粽发男远离现场,何飞回头看向程樱,过程中虽未说话,可他深知对方一定有话要说,否则又为何半路停留支开威尔?导致现场只剩执行者?

结果,何飞猜错了,他虽神情凝重盯着女生,然程樱却没有说话,甚至连理都没理会他,而是在确认现场只剩执行者后转身侧头看向一人,直直锁定那尾随于队伍末尾的陈光钰。

接下来,女生手伸后腰,缓缓抽出匕首,抽出了那把仍沾有彭宇翔血液的长细长匕首!

目睹此景,何飞大吃一惊,陈水宏连退数步,钱学玲这眉头紧锁若有所思,至于陈光钰……

噗通!

“不!不要杀我,程小姐请不要杀我啊,不关我的事!真不关我的事啊!!!”

“全是彭宇翔干的,一切都是彭宇翔干的!”

陈光钰被吓傻了,在亲眼目睹女生抽出匕首看向自己的刹那间肝胆俱裂,魂飞魄散,他明白了,明白程樱为何行至半路驻足不前,原来,原来竟打算杀死自己!同时他亦确信眼前这看似柔弱的女生绝对有轻易杀死自己的能力,甚至能一瞬间弄死自己,最佳例子便是彭宇翔!

惧意笼罩下,男人崩溃了,在确认女生意图杀死自己的刹那间全身巨颤通体乱抖,为了尽可能活下去,陈光钰双膝瘫软径直跪地,旋即痛哭流涕高声求饶,求饶期间疯狂解释,以极其真诚的语气尽可能撇清关系,将所有过错全部推到了彭宇翔身上,这是必然结果,亦是注定结果,毕竟彭宇翔已经死了,而死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替自己张口辩护。

所以很自然的,程樱没有选择相信,不单没有相信,看向男人的目光更加趋于冰冷!

然后……

“啊!队长,队长救救我!救救我啊!”

察觉程樱眼神有异,眼见女生即将动手,陈光钰动了,在发现自己即将行将毙命的那一刻连滚带爬跑向何飞,其后就这样边躲在青年身后边央求对方救他,还别说,关键时刻陈光钰确实选对人了,作为团队队长,大学生的确是现场唯一有能力救他的人,同样也是目前唯一有能力制止程樱的人。

说实话,何飞茫然了,直到现在仍沉浸在莫名其妙的状态,他虽从陈光钰刚刚的哭求告饶中得知此人有很大可能同彭宇翔是一伙儿,可他却并不知道整个事件前因后果,起初他正狐疑思考,直到陈光钰跑向自己哭求救命,恍然回神,何飞才猛然抬手,一边做制止状一边面朝程樱道:“程樱你先等等,先别忙动手,我有些话要问他。”

当着众人面,何飞的面子不能不给,对此程樱倒也直接,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果然,见队长成功制止了对方,陈光钰如蒙大赦,即将从下体喷涌而出的液体亦戛然而停原路返回,整个人直接瘫坐地面。

陈光钰有何反应暂且不提,见程樱点头,维持着神情凝重,何飞转身看向男人:“说吧,把你所知道的统统告诉我,如能实话实话,我保证你不会有事,可要是你选择隐瞒撒谎,到时别怪我拦不住程樱。”

“我说,我说,我全都说,队长你问什么我说什么,另外我个人也确实没参与对钱小姐的袭击,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在赤裸裸的死亡威胁下,陈光钰开始叙述,从一开始刚进任务两人结盟到构建计划,在到最后自己因太过害怕而临时退缩种种过往如倒竹捅般尽数透露,真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该说的我已经全部说了,事情就是这样,一切都是彭宇翔干的,对资深者意图不轨的主意也同样是他出的!”

无视了男人自证清白,这一刻,何飞明白了,包括程樱、钱学玲以及陈水宏3人统统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来彭宇翔竟怀疑资深者不是好人,自以为是的认为资深者打算害死自己,最后更进一步发展为仇恨,继而试图先行动手,来个先下手为强!

这是作死,典型自寻死路啊!

先不说资深者里本就没有笨蛋,无论哪个都不好对付,就算你偷袭得手成功干掉一个,你以为其他人不会在意?不会调查?一旦调查出什么,届时你的结局可想而知。

好在钱学玲反应极快躲过偷袭,加之程樱救援及时,及时毙杀了彭宇翔,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到那时何飞又该如何向赵平交代!?

另外,除以上摊在表面的阴谋外,通过陈光钰叙述,何飞仍额外发现了部分诡异细节,比如叙述中对方曾谈及彭宇翔在讲述计划期间流过鼻血。

(流鼻血?不应该啊,彭宇翔确实曾说他得了感冒经常咳嗽,但问题是感冒会引起流鼻血吗?这完全符合医学逻辑啊?感觉不太对劲,越来越奇怪了……嗯?说到奇怪,奇怪的还不单单只有彭宇翔,如没记错的话,貌似,貌似自打进入任务起,执行者就未曾遭遇过一次螝物袭击,别说袭击,甚至连螝的影子都没看到过!)

(差不多两天过去了,除去进入森林的那组外,但凡滞留农场的执行者就从始至终安全如斯,虽说有一定几率危险集中在森林,然森林之外就百分百安全吗?如真是这样,那这场任务也太过于简单轻松了,只要执行者放弃2号目标不去森林,届时众人便能在森林之外悠哉存活完成任务,以等同度假的方式熬过7天。)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

(就算之前曾发生过类似事件,可我依旧不相信诅咒会故技重施,给吸取过经验教训的执行者再次颁布相似任务?这和送分没区别,更何况眼前还是场贴着‘特殊’标签的灵异任务,我不相信,绝不相信,既然不相信森林之外安全,那么导致螝迟迟不肯现身迟迟未曾攻击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是螝物能力有限,导致对方只能在森林组和农场组之间二选其一展开攻击?还是说……)

(螝其实已经在攻击着执行者了!只不过因攻击方式太过特殊而难以被人类察觉!?)

咯噔!

想至此处,心脏猛然跳动,神经骤然紧绷,后背更是刹那间冒出一层白毛冷汗!

何飞害怕了,继目睹过诡异图画后再次额头冒汗面露恐惧,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他怕分析到最后会得出个无解结局,于是,待长呼过气息后,何飞中断思绪看向众人。

视野中,程樱面容复杂低垂脑袋,貌似和自己一样正琢磨着近期遭遇,程樱如此,钱学玲同样如此,就连为人圆滑向来胆小的陈水宏都罕见般思考事情,说是思考,但唯独不确定其思考之事是否和旁人一样,沉默期间,胖子眼珠乱转频繁窥视,不时窥视现场众人。

调转目光仰头看天,目睹着天际黑云越发加深,眼见临近傍晚,以不打算继续停留的何飞发出提醒:“好了,时间差不多快到傍晚了,咱们还是先回农场在说吧,至于陈光钰你……”

“念在你没有参与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如上所言,随着天空渐暗濒临傍晚,众人在何飞带领下继续行走赶往农场,期间无事发生,仅有周遭凉风经久吹拂,凉风吹风期间,人群中亦出现一丝小细节……

不知是露天环境实在太冷,还是风速渐大导致敏感,行走过程中,程樱眉头微凝,继而下意识抬手捂嘴发出声响,传出一道被风声盖过的细微轻响:

“咳咳!”

同一时间,此刻,假如有人肯调转方向观察他处,径直望向平原远方,那么他或许将另有发现,发现在距离执行者身后约百米开外竖立着人影。

一个男人。

一名身材极高且无脸无发的西装男正如雕塑般竖立远离,以几乎完全静止的方式面朝人群雅雀无声。

没有人知道男人何时出现,同样无人知晓男人身份,有的只是沉默凝固,仿若静止,以及那回荡在男人周遭的古怪杂音:

呲,呲呲,呲呲呲呲。

………

时间,夜晚20点15分。

“喂!有人吗?周围有人吗?有就应个声,我这里有82年的雪碧,再不来我可就直接喝了啊?82年,82年的啊,实在不行我这还有81年的百事!”

陈逍遥首次尝到了孤单滋味,在周围环境漆黑尽是树木的情况下彻底成为孤家寡人,哪怕他心有不甘频频呼喊,可惜能回应他的只有两种声音,一种是林中风声,另一种则是乌鸦鸣叫。

由于不懂鸟语,陈道士无法同乌鸦交流,至此导致他寂寞空虚茫然无措,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行走,继续穿梭于密林之中。

很明显,陈逍遥迷路了,且更加可耻的是……

他是在明明携带血黑米的情况下迷路了!

常言道自家人知自家事,作为一名茅山道士,陈逍遥很清楚血黑米具体功效,除拥有驱逐低级灵体的能力外,还可预防迷路寻找出口,使用方法也很简单,首先在提前设好的某一地点撒出把灌输过精神力的米,然后将其他黑米携带在身,至此以后,你便可以到处乱走随意乱逛,只要距离不超过一座中型城市面积,那么你将无需担心迷路,就算不小心迷路也没关系,你只需捏出把米撒在地上,无息灌输精神力,只需等待1分钟,黑米即可自行汇集组成符号,最终以符号方式指引方位,其所指方位恰恰是当初留有黑米标记的初始地点!

好玩意啊,实属出门在外闲逛旅游必备之物,一开始当赵平询问他时陈道士便二话不说掏出此物,原本也是想将黑米分发大家避免迷路,谁曾想还没等他吹嘘完黑米功效,一张不知何时冒出的数字卡牌就这样出现在了森林边缘,结果可想而知,通过柳叶擦眼,加之天眼窥视,在确认过卡牌既非幻觉亦非伪装后,众人顿时大喜,大喜之下,来此本就为收集卡牌的执行者们自是毫不犹豫走进森林,而卡牌也确实在众人目睹下被赵平揭离树身拿于手中。

没想到共计8张的卡牌如此轻松就找到1张,眼见卡牌到手,众人很是开心,然而,也同样是此刻,异变发生了……

随着卡牌被揭脱离树身,眩晕袭来,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统统被某股突如其来的眩晕感笼罩大脑覆盖全身,或者说但凡聚集树下的执行者统统如瞬间被灌了几十瓶伏特加般东倒西歪行将倒地,那一刻,陈逍遥试图破解,试图抢在昏厥倒地前释放道术改写结局,然遗憾的是,他失败了,由于眩晕异状太过快速,刚一拿出道符,未等使用,人就已经失去意识。

连自己这名颇有手段的道士都反应不及悲惨中招,其他人可想而知。

好在昏厥并不代表永远长眠,最为担心的长期昏厥没有发生,当陈道士恢复意识睁开眼睛后,却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片昏暗密林当中,除环境偏暗视野受限外,更为可怕的是,身边空无一人,之前还聚在一起的执行者就这样莫名其妙失去踪迹!

赵平、彭虎、空灵、李天恒连同那哭哭啼啼的周冰冰一起,所有人不见踪影。

人呢?人都跑哪去了?还有目前自己所身处的位置亦绝对不是森林边缘,反而在醒来后出现在密林深处,至于原因……

凭借向来聪慧机灵的脑袋,度过最初茫然后,稍作琢磨,陈逍遥还真琢磨出一个答案,一个比较贴近真相的猜测型答案:

卡牌该不会被谁提前设置了机关吧?机关将卡牌与树木链接起来,平时无事,可一旦卡牌脱离树身,届时某个类似于瞬移传送的机关便会瞬间触发,然后将置身在机关范围内的人或事物瞬间移走!

草!!!

……………

PS:推荐票是免费的,且每日刷新,大家记得每天给本书投推荐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