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听书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五十五章明日复明日与重返大离(润完,可阅~)

阳小戎 / 2021-07-22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在独幽城外,赵戎带着赵芊儿登船之时。

独幽东城内一片灯火繁华。

甚至繁华更甚,因为某件传闻在市井坊间迅速传开。

太清逍遥府内,那位早就芳名远扬的赵氏少女,气运惊人,获得了某个神秘巨大的福缘,再次剑入甲等。

顿时扬名独幽城。

得知赵灵妃带着逍遥府副府主还有同门师姐师兄们回了梧桐街青莲居,汇聚而来像睹她于飞剑一眼的剑修,纷纷前往,络绎不绝。

盘踞望阙山上的那些仙家大派,豪阀世家,皆派出重量级人物携礼前去青莲居庆贺观摩,热情笼络。

甚至连天涯剑阁与幽澜府,今夜也派出大人物到场。

今夜的梧桐街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全城的修士与路人们也是津津乐道……

其实往日里的梧桐街,是个清净之处所在。

虽然独幽东城,向来是望阙洲山上修士最密集之地,且各方势力错中复杂。

但是以幽山为分界线,东城越往东越是宁静,全是雕龙画栋的殿堂楼阁、豪宅私馆,灯火通明,却毫无闹声传出。

这都是仙家豪阀们的深宅大院……

而越靠近西城,这越是市井气息与闹声十足,贴近散修凡人。

梧桐街位于在幽山以东,往日也是气氛安静,只不过今夜,它的繁华注定可堪与西城的闹市一比。

然而与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梧桐街旁白的一条偏僻巷子……

井蛙巷内。

过道狭窄,地板潮湿,秋叶满地。

一片寂静漆黑。

隔壁街的闹声隐隐传来,似乎极远,又似乎极近,就像两个世界。

巷子尽头,破落小菜馆内,赵希夫抱胸习惯性的靠在木门上。

他眯眼瞧着隔壁梧桐街方向的夜空,似是出神。

某一刻,远处山顶的报时古钟被敲响。

似乎千年不变的沉闷钟声,响彻独幽。

坐在板凳上像是一直在打瞌睡的绿袍老者起身,摸了摸头发稀疏的脑袋,佝偻着背,麻溜跑进了夏虫斋内,按时敲响铜钟。

倚门的掌柜汉子,没有去理身边经过的绿袍老者。

他突然笑容灿烂的回头,朝身后悄悄到来的中年妇人道:

“怎么了,冰冰?”

冰娘眼神有些好奇的看着门外天空,“隔壁街是在办什么喜事吗?”

赵希夫耸耸肩,“谁知道呢。”

这时,按时进门的绿袍老者,将木门上的铜古旧钟敲响,钟声响彻夏虫斋的昏暗大厅。

冰娘听闻‘铛铛’钟声,面色有点恍然,“呀,都亥时四刻了,原来这么晚了。也不知道赵姑娘和赵公子他们到家没……”

她嘀咕摇摇头,像是……听到绿袍老者敲了钟声,才知道此刻的时辰。

而之前。

夏虫斋外。

响彻独幽城的洪钟大吕之声,这个中年妇人像是没有无法听闻到一样……

此时,掌柜汉子笑着点头。

冰娘轻声:“这么晚了,隔壁这么热闹,要不咱们去瞧一瞧,从早上起床气,一天都没有出去了,有点闷呢。”

赵希夫走上前,牵起她的手,微笑摇头,“太晚了,夜深风冷,还是算了,你要想出去看……那就明日吧。”

冰娘欲言又止,随后还是柔柔一笑,“行,听你的小赵,时候不早了。”

她似是还想说什么,揉了揉额头,“咦,之前想说什么来着,刚刚过来就是想问这事,怎么又忘了?”

赵希夫笑了笑,略微思量,“是不是问刚刚那赵大丫头怎么能身上发光,还有身边还有一柄剑飞来飞去?”

“对对,就是这个。”冰娘开心的笑了,抓住掌柜汉子的手,然后又小声道:“赵大丫头还有她带来的哪些朋友师长,怎么感觉不像是正常人……”

“这不很正常吗,他们不就是正常人吗?”赵希夫语气’疑惑‘,轻柔的打断了妇人的话语。

他面色严肃认真道:“这种飞来飞去,身上发光,在咱们城里,不是很正常吗。”

“咦是吗?”冰娘半信半疑。

掌柜汉子点点头,“小时候家里人都有教过的,这世上人都是这样的……我也行的,你想看发光吗,还是带你飞来飞去?我可是很厉害的。”

慢条斯理的说着,他也笑了起来,牵着她的手,笑的十分开心。

冰娘愣愣,随后也被自家男人感染,眉欢眼笑。

随后,她伸手帮赵希夫理了理衣领,又擦了擦肩头的灰迹,温柔轻语:“那现在别先发光,太晚了刺眼,我现在眼睛也有点花了,嗯,明天吧,明天我要看看,哎,怎么这些你们都会,就我不会呢……”

秀气妇人眉目间有些小沮丧。

赵希夫点头,道:“行。”

汉子顿了顿,又做出了一个曾无数次许下的承诺:“明日。”

秀气妇人笑着颔首,随后转身欲回后厨。

只是中途,她突然又回首道:“小赵……”

赵希夫露出温柔的笑容:“怎么了。”

“明天……明天出去的话,我还想去看看海,可以吗?”

“怎么突然想看海了?”

“就是……觉得有些闷,好像……好像在这里待了好久似的。”

秀气妇人目露些懵懂迷茫之色,看着左右四周,微微歪头。

“你呀,就是闲不住,行。”赵希夫眯眼笑语,“明日,我带你去。”

冰娘蓦然开心起来,转身回去了。

“我先上楼,你也早点上来睡,别忙了,明日再忙吧。”

赵希夫点头,目视她的婀娜背影消失。

他目光有些出神,似乎是觉得对她,他怎么瞧也瞧不够。

不多时,掌柜汉子长长吐了口气,揉了揉脸。

他瞥了眼门外安分守己,每日准时为某个妇人敲钟的绿袍老者。

名为雨伯的老头又在板凳上打起了瞌睡。

这千年来,每日都是如此,岁月悠悠,拥有漫长的长生种寿命的老头都已老了,但是那个名叫冰娘的平凡妇人,却容貌依旧。

胡子拉渣的掌柜汉子转身。

他拎起一根手边的扫把,独自走到无人的巷子里。

低头默默扫起了地来。

将不知多少次落入巷子中的秋叶,缓缓扫去。

巷内,绿袍老头睡着,胡渣汉子扫地。

无人言语。

夜里。

夏虫斋二楼某处厢房。

有妇人睡前迷糊道:“小赵,我……是不是记性愈来愈不好了,总感觉……记不住事。”

汉子摇头,“没有,你就是笨了点。”

“你……你不许骂我。”

汉子点头,“早点睡吧,明日……就好了。”

“嗯……明日……去……去看海……”她眼皮撑不住,呢喃,“你可别忘了……”

妇人睡去。

“我不会忘的。”黑暗中,汉子面色平静,翻了翻身。

“明…日……你还记得吗。”

…………

第二日,中午。

晴空万里,秋阳高照。

一艘高大鹤状的云海渡船,刺破了大离都城寒京高空的云海,缓缓显出庞大身形。

赵戎带着小芊儿,连夜坐船,终于又抵达了寒京。

寒京的云海渡船渡口,建立在城外不远处的一座百丈高山上。

此时云海上的渡船,船头渐渐向下倾斜,高低降低,准备落地。

靠近前方的某处甲板,人群前方,赵戎正两只胳膊撑着栏杆,垂目注视下方。

小芊儿贴身跟在他的身旁,踮脚尖,一样手撑着栏杆,打量下面风景。

这艘云海渡船缓缓降落,下方的山顶渡口处,只见有着密密麻麻的人影,似乎正在举办着一个欢迎仪式,也不知在迎接何人。

“呀,戎儿哥,来了好多人啊,是不是那个俏寡妇皇后派来的,又来巴结你?唔,也不知道那个有趣的小皇帝有没有来……”小芊儿好奇的瞧着下面,纤细食指点着粉唇,嘀咕道。

赵戎嘴角一抽,“什么俏寡妇皇后,你别乱叫。”

“哦哦。”

年轻儒生扫了扫下方人群,确实热闹,不用猜,便是为他而来。

不过赵戎也不意外,毕竟前天做船返回独幽城前,他与大离的各方势力都打了招呼了,今日也是按时按点返回,并无延误。

“呵……排面啊……”赵戎摇头,自嘲一笑。

如今他带头主持的封禅大典即将举办,一举一动都是大离各方势力的焦点,想低调些都难。

“哦哦。我的‘贴身大丫鬟’呢,该不会没来吧……”赵芊儿刚要展颜一笑,突然又笑容收回,因为瞧见了某道婀娜靓丽的身影,“哼哼,原来还在,这几天竟然还没偷偷跑掉呢,行,好吧。”

小丫头点了点脑袋,瞧着下方人群最前方的苏青黛,脸色和语气淡淡。

赵戎闻言,不好接话。

小芊儿其实巴不得某个苏姓仙子趁机跑掉,嗯,不是让她真的跑掉,毕竟是白嫖来的,后来还搭上了一首南山品诗词,老赵家也绝对不会做亏本买卖,小丫头也是将家风谨记于心。

她是想苏青黛逃掉后,再抓回来,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赵戎面前抽她鞭子调教一番了。

另外,赵芊儿心里还有一层思量,苏青黛要是趁戎儿哥和她不在,逃跑了,那岂不是侧面证明,她就是个骗男人的狐媚子吗,什么真命天子,都是借口……

然而,很可惜。

苏青黛也不知是真的死心塌地要跟在真命天子,还是心思敏锐,不上小芊儿的当。

此时,她就在下方人群中一起接船,而且那副打扮……

赵芊儿微微鼓嘴。

赵戎目光一扫,正好瞥见了下方郑重接船的人群最前方,那道高挑黑裙的绝色女子身影。

只见,苏青黛一身漆黑如夜的修身裙裳,上面有南山品诗留下的星辰意象流转,宛若星空的模样。

她妆容精致,带着神秘又优雅的紫色面纱,露出一双长眸冰冷高傲,脑后青丝长发又如瀑般笔直披下。

似乎是知道某个年轻儒生有些喜欢这种女子黑长直的冷淡装扮。

苏青黛傲雅独立于人群最前方,鹤立鸡群似的,一时之间成为了这处渡口最引男子侧目的风景线,吸引了无数目光。

然而这黑裙绝色的冰山仙子并没有丝毫去瞧周围的那些男子们,而是微微仰首,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渐渐靠近降落的云海渡船。

她有些万年寒冰似的冷漠俏脸上,似是露出了些期待思恋之色,特别是与船上倚栏的赵戎目光撞到后,苏青黛脸颊浮现微微红晕,唇角弯起……

这个美名远扬大离山上的绝色仙子‘冰山融化’的一幕,顿时吸引了渡口处无数人的目光,人群中的喧闹声都不禁被压低了一半,一道道视线愣住:这位高冷傲气的苏仙子这是……羞涩了!?

甲板上,赵芊儿眼睛尖,第一时间瞧见了这眉来眼去的一幕。

她睁大眼,看一看平静面色的赵戎,又看一看下方眉目欢喜的苏青黛,小芊儿忍不住咬唇,挺起小胸脯,一双桃花眼去用力瞪下方的后者。

“唔狐媚子…小狐媚子……”

“…………”

赵戎短暂的扫了眼下方苏青黛,便目光快速移开,没有多瞧,而是再去看了看人群,瞧瞧到底来了哪些势力的人……

一旁,小芊儿挽着戎儿哥胳膊,鼓嘴哼哼唧唧会儿后,面色突然平淡下来。

她想起了昨日小姐私下里与她说的悄悄话。

小芊儿歪头,轻轻眯眼,又打量了会儿船下方那道与小姐气质相似性格却截然不同的黑裙绝色女子。

她点漆似的眼眸,十分灵动的流转了下,“呵我和小姐还治不了你?”

赵戎置若罔闻,没有去关注这些女子间默契凶险的小战争。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特别是接下来这段时间,估计要十分忙。

小芊儿和那位苏姑娘管她们怎么闹,只要是在他默许的程度内,并且也不给他添乱,就行。

否则,全要打屁股……

云海渡船越来越近,渡口的闹声愈大。

赵戎摇摇头,转身准备下船。

在离开甲板前,他抬头看了眼阳光明媚的晴空,突然又回忆起了回独幽城前的那几日发生的一些事情来。

记得那一日,赵戎带着顾抑武、小芊儿等人才刚刚抵达寒京郊外十里处,便迎来了一个比此时渡口接船还要热闹万倍的浩大盛典——大离独孤皇后携小皇帝,带着离庭的满朝文武与三十万国民迎接众人……

……

——————

PS:下面几章要把主角回来之前,大离寒京略过的那几天交代一下。

对了,剑娘终于上了一个推荐位,额太不容易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