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万道永昌
听书 - 万道永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王莽

萧折鱼 / 2021-07-22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绿树环合,青山如茵,一汪清泉碧波荡漾,徐徐清风吹走沉闷。

陆文呆望着眼前宛若世外桃源的一幕,心中愣神,有些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自己方才还在古修士的洞府中,但念出草屋上用着地球简体字写的两句诗后,就看到草屋门户大开,接着一阵目眩神迷,待回过神来,就已经身处在这里了。

陆文打量一下,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在湖边的草屋。这草屋与刚才桌子上的草屋几乎一模一样,虽然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进入这方诡异的天地,但是他隐约觉得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在那茅草屋中。

既然解释不清周围这一切,陆文也不再露怯,迈步朝着那草屋走去。

“敢问前辈何方高人,能否出面一见?”陆文来到草屋外面,微微持礼,高声喊道。

半晌时间,没有人回应。

陆文抬头看向紧闭的门扉,门扉两侧挂着联对,上书的正是陆文刚才所看到两句诗词‘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

还是以前世地球中的简体字来书写的。

陆文此刻已经稍稍冷静了下来,他望着周围的环境,心思活跃思索着自己如今的处境。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处在幻境之中,还是真的以肉身进入到了一片小洞天之中。

但他催动起来周身的气血,气血如龙,翻滚汹涌。无比的真实,不像环境。

陆文有胡涂传授的天狐幻术,对幻术还是有所了解的,无论幻术如何高妙,总是与现实有所差异的。

而且陆文精神在灰色空间经过锤炼,就算是胡涂的幻术都无法令他失陷。

因此,陆文猜测自己或许是落入了一方小洞天之中,而这方小洞天或许才是这位古修士真正的洞府所在。

而如今陆文疑惑这古修士的身份。

能够以简体字写出地球诗人的诗词,或许这位修士也是自地球穿越而来?只有能够正确念出这诗词的人,才能有资格进入他的洞府内?

陆文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但这已经是最合情合理的猜测了。

接下来,陆文站在门外又高呼几声,但是依旧没有人回应,他望着草屋,皱眉苦思,为何将自己拉入这方天地来,却不见自己?当他目光看到门扉上的诗词时,突然恍然大悟。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

陆文站在门外高声喊道。

方才语罢,就看到草屋上的两扇木门缓缓打开,就如同陆文刚才看到的那盆景中的草屋一模一样。

“晚辈叨扰了。”陆文高喊道,迈步朝着房间内走去。

陆文小心的走入房中,房间布局非常简单,桌椅板凳也一应俱全,而在草屋右侧有方书屋,摆放着书架与书桌。而右侧则摆放着一张石床,只见石床上端坐着一位老者,肌肉贲张,浑身上下散发着雄浑的血气,满头雪白的白发似瀑布般散落在身后。

只是看了一眼,陆文便被老者那凶悍野蛮的气息所震慑,这气息苍茫悠久,仿佛是自无边的荒原中搏杀出的王者。即使低下头去,也感到自己如同置身于一只野兽面前,浑身汗毛倒竖,冷汗淋漓,令陆文几乎不敢轻举妄动。

“晚辈陆文,拜见前辈。”陆文举止小心翼翼,一言一行都严格按照礼仪而来,不敢僭越。

但是半晌过后,老者却依旧没有答复,这令陆文奇怪。

“前辈若是允许,晚辈就抬头与前辈说话。若是前辈不出声,晚辈便当做是应允了!”陆文小声说道,又是半晌的寂静,陆文直觉的自己此刻心脏正强力的跳动着,心神紧张。这老者给自己带来的威慑力甚至要比所有见过灵台修士还要厉害,或许是一位天门修士也说不准!

陆文缓缓的抬起头来,动作迟缓的像是百旬老人,心神更是紧张到了极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石床上的老者身上,但直到陆文抬起头来,也未发现老者有丝毫的动静。

陆文这次才能仔细的大量老者,只见老者单是坐着就宛若一座小山,身形高大,偶尔裸露出的肌肉呈现爆炸般的力量,身穿白色的长袍,眼睛圆睁,但并未与陆文对视,而是望向无尽的虚空。

极其浑厚的生命力与旺盛的气血与老者自身极其寂静的状态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状态,令陆文觉得有些违和。

盯着老者看了半晌,突然迈动脚步,凑前几步。而老者丝毫没有反应,直至陆文来到老者面前。

“叨扰了。”

陆文将两只手指搭在老者粗壮的手腕上,随着他一声长叹,陆文已经知道一切。

这位老者早已死去,留在这里的不过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但是这一具空壳却还保留着如此旺盛的生命力,皮肤仍有活性,并且还有宝光笼罩,神光喷薄,这等强大的生命是陆文此前从未见过的。

而这位无名老者已经不知道死去了多久,但从胡涂给自己所言来看,这处遗迹是他们族中前辈记载,这代表最少也得是几百年之久了。能够默许妖族将外面洞府内的东西搬空,老者应该早已仙逝。

死去几百年,身体却仍然如同新生,老者肉身令他惊讶,他从未想过肉身能够强大到几百年而不腐,依旧栩栩如生的,若是还活着,将有多么强大?

陆文不禁联想到自己的虬龙劲,若是自己虬龙劲练到高深处,或许也能够练成如此强大的体魄。

但陆文更好奇这老者留在门外的那一副诗词,若是这老者是地球人,还会写简体字,那或许就跟自己是同一时代的也说不准。

又怎么会死去数百年之久?

陆文一时间有些摸不清头绪。

不过陆文也并没有细想,这世界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神秘,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思多无益。

现在知道老者已死,陆文也不想刚才那般顾忌,开始观察起老者来,而老者手上一只古朴的手环吸引了陆文的注意。

能够让老者亲自佩戴的东西,或许不凡?

于是陆文准备拿起老者的手臂将手环摸出,但是抬起手臂时才发现,老者身躯竟然重若山岳,随着陆文靠近还有阵阵清香传来。

“这老者这是肉身成圣了!”

陆文惊讶,随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老者手臂抬起一点,如此反复数次,才将老者手臂从膝上搬到一侧,顺利的将手环脱下。而此时陆文已经累的瘫倒在地上,浑身血气翻涌,肌肉紧绷。

他拿起手环在眼前观察,只见手环呈棕色,还有纹路相间,不像金属制成,反倒像是某种无名的木头所制成。

因为老者手腕极大,此时陆文拿在手中不像是手环,反倒是项圈,这让陆文有些犯难,难不成将这东西当成项圈来戴?沉思几息,陆文也不在将就,随手将手环挂在脖子上,倒还正合适。

陆文走下石床,对着老者微微一拜,笑道:“前辈,你我都是穿越而来,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您客死异乡,这些外物已经无用,我便给您收着,等日后小道爷成仙作祖,能够横渡宇宙时,找到回地球的道路,我便将您的躯体送回故乡安葬,让您魂归故土。”

说罢,陆文朝这这老者一拜。

言诧,只见老者躯体竟有如活了过来,神光流转,霞光璀璨,若不是感受到老者体内的气血没有转动,陆文真要以为老者要复苏重生了,将他吓了一跳,心脏怦怦直跳。

这是见了鬼了?陆文惊诧。

“前辈放心,晚辈一定说到做到。”陆文连忙说道。

神光流转了一会,又收缩回了老者体内,让陆文稍稍安心,他真怕这老者复苏过来,毕竟自己才刚拿下了他的手环,这要是撞破了,只怕是地球老乡也不好用。

陆文离开石床,又走到堆满了书的书架前,只见这些书籍有用这个世界的文字写的,也有用前世楷体简体字写的,多为各种经书典籍。其中陆文比较熟悉的便是道家老庄典籍,还有佛教经典。

陆文想起昔日第二山主石景讲道时提起过一句道德经文,或许就是这位地球老乡流传出去的也说不准。

在异乡他国,能够看到用简体字写的地球典籍,陆文也觉得有些熟悉,伸手抚摸过去,拿起一本道德经书翻开来看。

这书籍入手便觉得重量很沉,陆文约摸着要几十斤中,纸张似乎是用无名兽皮,因此才能够承受了数百年岁月时光的侵蚀而不腐朽。

但看他脸色微变,蹙着眉头看着道德经内的内容。

半晌后,他合上经书,看着封皮的道德经凝望良久。

地球的道德经是道家至圣老聃于先秦所著,乃是用他的思想解释了天地万物以及人的行为准则以及对国家治理提出自己的想法。

但是这部经书却与地球上的版本有些不同,要多出许多的内容,而且从意思来看,也与前后文相似,有大道理,像是老聃亲手所写。

这又让陆文疑惑了,再翻看其他典籍,或多或少,都有所增改,尤其是到了记载具体史事时,改动最大,陆文记忆中的信息全然不见,都由其他一些典故地名所取代,使得陆文几乎不认识这些典籍了。

“难不成老聃他老人家也穿越,然后续写了五千言?”陆文望着典籍思索。

半晌后,陆文将这些典籍放回书架,如今他实力不够,有诸多奥秘还无法探究,只能先行搁置。

陆文放下书籍,转头过去,摆放在书案上一张摊开的兽皮纸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走进前将纸张拿起,材质与书籍相似,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简体字写着的字。

‘吾名王莽,二十一世纪之人,后穿梭时空至汉朝,本欲中兴汉室,重振大汉天朝威仪,却不想至天下大乱,诸侯争霸,终亡命于天外陨石......’

他将注意力放在文字上,但这兽皮纸开篇第一句,却令陆文头皮发麻!

他再抬头望去,眼神震撼的看着端坐在石床上的气血雄浑但早已死去的躯体,这老者的来历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