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汉第一嫡长子
听书 - 大汉第一嫡长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手遮天(求月票)

包子手雷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公孙敬声追求……李芫???

好家伙……

刘据心中一阵惊涛骇浪,就以他们这些人的身份,这事放在后世绝对头版头条爆炸性大新闻啊!

卫伉短短几句话,刘据脑海中大概明白了这件事的始末,在史婕等人发起踏青后,公孙敬声也不知怎么收到消息,随后也加入进去。

根据时间的推算,说来也是巧了,在公孙弘吊唁的时候,李蔡表达出要送他侄孙女进入博望苑,就以那帮公卿大臣的敏锐,怎么可能看不清楚李蔡的想法。

这还了得……

尤其是他舅舅卫青和公孙贺,在知道李蔡这层意思之后,两人因是知晓公孙敬声和卫伉想去踏青的想法。

可想而知,先不说他舅舅卫青,就对于公孙贺而言,这无疑是晴天霹雳,他儿子对李芫的想法,当作父亲的他又岂能不知。

禁足,必须禁足。

如此如此下去,还不得玩出火来。

至于卫伉为什么被禁足,这就更简单了,依照他舅舅卫青那种性格,小玩小闹无伤大雅,就是一帮子弟而已,可一旦关乎皇家,绝不纵容。

“啧啧,孤这个姨丈也不是泛泛之辈啊!”

刘据暗自摇头,心中更是一阵苦笑,踏青一事他了解过,根据黄奉探听来的消息,是没有公孙敬声的。

可偏偏此时在卫伉的话语中,公孙敬声也在其中,这就代表了这件事,被人动了手脚。

而这个人,恐怕就是他姨丈公孙贺,刘据也没有恼怒的意思,这是人之常情。

若是互换角色,刘据也是会这样做,事关皇家的脸面,这件事不是开玩笑的,动辘是要死人的。

刘据看着下方不知所措的卫伉,淡淡又道:“唔……那敬声表兄和李芫的关系如何啊?”

卫伉不解其意,拱手说道:“禀殿下,伉不知其究,然在伉看来,二人关系应当是不错的。”

郎情妾意嘛?

刘据心中冒出想法,摇摇头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两人应该是有好感,这么看来,这个表兄品行也不是不好。

若真是品行不端,李芫也不会对他有好感,多想无用,在李蔡的想法公众之后,这二人不管多么郎情妾意,是注定要棒打鸳鸯的。

无他,只因为她是刘据的人,姑且公孙敬声再有想法,也不得不放弃。

为了一个女人,搭上公孙家族一百余口,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怎么选。

成人之美,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一场政治联姻,怪就怪他们投胎投错了门庭。

刘据面色一冷,淡淡说道:“今天的事,孤不想它流出前殿,明白吗?”

刘据此刻的声音,就犹如寒冰一般,狠狠刺进了云秋黄奉和卫伉三人的心中。

相比于云秋和卫伉不明所以,黄奉顿时就打个冷颤,心中埋怨起了卫伉,这两人不知道这件事,他可一清二楚,在霍去病的府中,他一直在刘据的身边。

饶是他黄奉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此时也忍不住心惊肉跳,这件事是要死人的。

卫伉云秋二人一礼,同声异口:“诺!”

云秋虽想不通这位件事的始末,可出身椒房殿的她,深深明白皇宫的尔虞我诈,在听到刘据这句话时,她心中同样一惊。

卫伉此时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他知道这件事大条了,他同样清楚自己讲了不该讲的话,不过心中顿时狐疑,他仔细回想一二,他好像也没错啊?

刘据眉头一皱,看着侍立一旁的黄奉,冷声道:“黄奉,你可知晓。”

“啊!”

黄奉身子猛的一颤,连忙俯身跪地:“殿下恕罪,殿下恕罪,奴婢母亲前些日子离世,奴婢刚刚走神了。”

黄奉又拱手一礼:“殿下有何喻令,奴婢马上去办。”

“…”

刘据嘴角一笑,摆摆手道:“狗奴才,自己下去领罚。”

“谢殿下赏,谢殿下赏!”

黄奉心中轻轻松口气,他这关总算是过了,他的身份不像云秋,他也是刚到这位皇太子身边没有多久,地位远不如云秋坚固。

不过就苦了自己母亲了,他母亲都已经离世六七年,这又惊动了她老人家,大不孝啊!

但是这些都是划的来的,总不能说他父亲吧!他父亲可还尚在人世,真要把他父亲拿出来说事,就是真的不孝了。

黄奉深信,在他来到这位皇太子身边,家底恐怕都被查的一清二楚。

再者说就拿此事而言,愣神一事也需要好借口的,说别人显得敷衍,只能靠双亲了。

刘据笑着看了卫伉一眼,摆手又道:“行了,黄奉送兄长下去吧!”

“诺!”

黄奉上前扶起卫伉,两人慢慢出了前殿,卫伉此时抬头望向面前的黄奉,他在听到刚刚黄奉表忠心的话时,差点就一下栽倒,这件事比他想象的更严重。

刘据见二人出了前殿后,微微一笑:“这个狗奴才拿他母亲说事,算他聪明。”

黄奉想的不错,他自家的底细,刘据早就已经接到消息,要真是拿他父亲说事,刘据小本本上恐怕已经记上他的名字。

对父亲都如此不孝,何况对于他刘据乎。

云秋将盂中温凉的热水倒掉,笑道:“殿下且宽心,难得他一片忠心。”

刘据又是一笑:“云秋姐就不好奇吗?”

云秋闻言轻声一笑,连忙在盂中添些热水:“婢子当然好奇啦,能让黄总管这样,恐怕不是一件小事。

可是婢子离开宫中前夕,时时刻刻谨记皇后教诲,不该听的不听,不该问的别问。”

刘据抿了一口水,笑道:“成为孤的贴身,不是简单的事,这关他算是过了。

不过云秋姐嘛?就不一样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丞相李蔡,想让他侄孙女来博望苑侍候孤。”

云秋动作一顿,她突然能明白黄奉的难处了。

刘据又将手中盂碗放下,声音冷淡:“孤这个姨丈啊!这瞒天之计玩的很好,他不是以为孤永远都不会不知道吗?

那好啊!孤本来也不知道,孤就将此事烂在肚子里,孤就如了他愿,又能如何。”

“殿下息怒!”

“息怒,哼!”

刘据一声冷笑:“孤本无气,谈何息怒,在他们眼里,孤永远都是孩童不成。”

“一手遮天,胆大妄为,安敢如此!”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