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从修仙大学开始
听书 - 从修仙大学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04章 魏泽的真实

江北梧桐树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白色的识海静谧无波,顶上是模糊一片的灰白天灵,就如同水天相接,整片神识空间置于绝对的空白当中。

而在那白色的“海面”上,长发白衣的人影静静端坐着,思考着刚刚王画皮所报告的事项。

有人来暗杀大学的学生了?

看来,关于仙运会的计划果然是对的。如自己所料,如此大规模的宣传噱头,终于让那些暗潮下的势力忍不住出手了。

只可惜,这次那些阻碍者只是惊鸿一瞥,鱼儿碰了一下饵便被吓跑了,这可是有点遗憾。

不过没关系,现在“饵”还在自己手里,那小子今后肯定会在世界学术界露面。等看准时机再把他放出去,不愁钓不到更多的鱼。

而且这次,除了肖游宇以外,敌人也已经看到了己方精英战力的水平。

所谓谋而后动,等下一次来袭的时候,敌人就会重点关注这些领头羊,根据他们的水平来调整战术,那么免不了对己方的更多试探。

也就是说,这次露面的六人,将会成为棋盘上的先头兵。不管有意无意,他们的动向,很大可能会决定敌我双方的走向。

现在我在明敌在暗,昆仑大学的影响力已经扩张到全国、向着全世界发展,这种情况下突然急流勇退、回归闷声发大财的路线并不现实。

既然走了明道,那便就得一路走到底,先将能掌握的脉络都掌握尽,借助外界力量的触角地毯式覆盖。

若天下皆为我域,那敌人又何处遁行?

那在这张网展开之前,想要牵制住敌手的注意力的话,这次出面的几个人就是最好的诱饵了。

有了之前的声名打底,这次已经不需要再钓鱼,而是撒网了。

用这几只领头羊吸引对手,在这期间继续扩大大学的影响力,把大网铺开,等到敌人来的时候,一网打尽。

从现在看来,除了肖游宇已经是毫无疑问的重点对象,根据表现,姜玲也可以试着去推动一下。

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剩下的人中,韩江尘似乎也是比较好挪动的一位,至于其他的,可以再想…

哦,对了,还得考虑一下饵被吃了的问题。

这次吸引对手的已经不是虚无缥缈的噱头,而是活生生的人,那就意味着可能会出现意外情况。

从下学期开始,可以开始继续拓展导师制度,顺便高年级代课也可以安排上,把他们所掌握的东西大批复制给其它人,总会有后继者诞生。

这样一来,万一真不小心死掉几个,也能保证随时有能顶替他们的后备用。在这过程中,还能给自己提供更多的灵力,可谓是一箭双雕。

……

……

…不对。

不应该这么想的。

他们是自己的学生,不该是什么棋子。

魏泽举起二指扶住额头,双眼低垂。

…为什么会这么想?

随着他心中念动,四周的场景随之泛起水波般的涟漪,像是有一颗石子落入了其中,波纹扩散至整个空间,天地为之荡漾。

他缓缓放下手,又缓缓抬起头,从当头的波纹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影子在水纹中变得模糊,最后显现出了他的脸: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师范毕业生,穿着应聘的小西装,拿着廉价的公文包,除了温和的笑容外看不出一点特点。

他看着那张脸,皱了皱眉。

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常人恐怕很难理解,就像是一条获得新生的蛇王,回头注视自己幼体时蜕下的皮。熟悉而陌生,甚至还有点嗤之以鼻的恶心。

在拿到“校长聘书”之前、作为凡人时期的事情,他都还一五一十地记得。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因为灵智的提升,从小到大的那些回忆甚至比过去还要清晰。

但是,他对此毫无感觉。

对现在的他来说,过去的那些记忆,就像是在脑内播放的一场场电影。他知道那情节的每一个细节,但对此并不关心,好像那已经是千万年前的历史。

现在,能引起他关注的,只有一件事。

“是你在影响我?”魏泽看着那影子问。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此刻他清晰地感觉到一件事:这,就是寄居在他金身当中的,那另一个意志。

原本他就已经隐隐约约地有所察觉,但直到元婴金身铸成后,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才真正有了寄宿形体,他也得以主动出击与之沟通。

对此,他并不畏惧。倒不如说,他的闭关,就是为了能和这个意志真正对话。

流动的水波平静下来,那个平凡青年的倒影注视着他,接着,居然自动开了口。

“载营魄抱,是曰无离;专气致柔,是曰如婴。涤除玄鉴,是曰…”

“说人话。”魏泽道。

“……”

见影子不答,魏泽沉寂片刻,接着又道:“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是要夺舍我?还是要用这些培育自己的势力,等时机成熟后收割?”

他的话像是质问,但语气却很平淡。那倒影听罢又是寂静几刻,再度开口的时候,话音却没了刚才那镇魂荡魄般的仙音,而是换成了一副普通人口吻。

“为了‘传承’。”

“传承?”魏泽一挑眉,“因为这个,所以要传授仙道么?”

“我只是‘传承’,你才是‘传授’。”影子道,“就如流水入瓶,我只是那水,而你才是那决定形状的‘瓶’。这一切,都是按照你本来的意志而行——忘了么?从一开始,你就是‘师’。”

“按我的意志而行?”魏泽抬眼,“但我记得,过去的我可不是像现在这样。”

他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以前我有过自己的追求、有过自己的好恶、也有过自己的…情感,但是,自从成为修仙者后,这一切都像是被淡化了一样。”

这就是他闭关这段时间的最大成果。抛去了校内纷杂的事务过后,他得以好好地放空头脑暗自思考一番。也正因如此,他才意识到了一件始终被自己忽视的事情。

自从继承那张仙府图后,他一直都在尽力扩张大学、由此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在这个目标上不断前进——但说到底,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知晓这‘昆仑大学’之前,我本来也该是个从未涉及超凡、与仙道毫无关系的凡人才对。”

魏泽定视着前方的人影:“但是,当初接受契约的时候,我却一点都没感觉到不对,立马就把过去抛之脑后,顺理成章地开始为昆仑大学做事——这难道,不是另外意志的干涉?”

影子又是一阵沉默,似乎是被他问住了。少顷之后,才又出了声。

“所以现在,你不是已经意识到了么?”

魏泽神色微微一变。

只这一句话,他就已经完全明白了。

真正凌驾性的存在,根本不需亲自出手,它的存在便已经自成规则。

就如同刚刚他对学生的想法一样。哪怕他主观上并没有控制他们的思想,然而一旦他为了某个目的而摆开棋局,那些处于局中的学生也必然会依照他的意志行动。

因为对他们、对于这些自愿进入昆仑大学的学生来说,“魏老师”便是规则本身。就像这次仙运会一样,他们甚至都不会觉察到这背后有什么不对。

就像河水中随波逐流的落叶。河水并未改变叶片本身,但叶片却会自然地顺应水的方向而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境界压制。

而在这个意识面前,过去的自己或许也是同样的情况。

但和学生们不同的是,随着境界的提升,他愈发接近了那个意志的境界、从而意识到了那条“河”的存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打破了那意志的压制。

这么说的话,倒是能确定这意志确实没有想把他当傀儡的意思了。毕竟,如果真是这样,根本就不会让自己意识到这其中的不对。

“你是谁?”魏泽问。

“已经说过了,我是‘传承’。”那声音道,“这一点也是你的本心,即使你未曾接受那契约,你也会去成为此世的传承之人,我也正是依附于你的这本心才得以降临于世,只是一道意识罢了,是否要使用,完全取决于你。”

“至于你所说的与过去的不同,这也并非我所为,而是因为,得到了仙道之力之后,你本就已经不是过去的你。”

影子接着说道,那水波似乎跟着模糊起来:“所谓‘仙凡有别’,已经成为真正之仙的你,怎会与作为凡人的自己一样?”

魏泽眉间微动:“什么意思?”

“若你手可执掌星辰,又怎会去在意那些纷纷扰扰的凡尘俗世?当你已经成为山岳,又怎么会与蝼蚁有相同的考虑?对‘仙’来说,困扰常人的那些爱恨情仇、钱财权势,便如同家畜在意眼前草料一般。没有‘人’会觉得草料重要,就像没有仙会觉得爱恨与名利重要一样。”

影子道:“红颜皆为白骨,唯有天地大道是最终的追求——这是所有成仙之人的必然。若是一定要说什么不对,那也只是因为…你快了一步达到这境界罢了。”

“这么说,所有的修仙者都会这样么?都会变得以提升修为接近天道为唯一目的?”魏泽思忖片刻,“但是,我的学生们、还有学校里那些作为大能的其它老师们,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情况。”

“因为与你比起来,他们的境界都不值得一提。”影子静静说,“就像你方才的想法那样,对你来说,他们不过是可供操纵的棋子、一群卑微的蝼蚁罢了。”

“——蝼蚁,又怎会理解山岳的思想?又怎么能与山岳平起平坐?”

话音未落,魏泽忽地伸出一手,划过面前的空间。指尖经过之处,水波刹那间激荡,将那影子拦腰截断。

“但这不是我的想法。”魏泽低声道,“我没想过,要成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存在。”

“是否要高高在上、是否要与他们交流,决定权在你,而不在他们。”

影子被分为两半,很快又在粼粼波涛间合上:“当然,也不在我。我只是授予了你最高的权柄,其它丝毫未作干涉。包括接受这权柄,也都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完全是你自己的功绩,你自己走到了这世间的顶峰。”

“但成为顶峰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当初可没写在聘书上。”魏泽笑了笑,是少见的冷笑,“之后,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我已经说过,我只是因‘传承’的心念而给予了你权柄,并不会做特别的干涉,先前如此,以后也一样,除非你主动交出意识。”那影子问,“那么,你现在要放弃么?”

“放弃不放弃的,后面我自己会评判。现在,我还有一件事想问。”魏泽思索片刻,“既然说是我决定了你的形状,也就是说,你所谓的‘传承’,并不是只有‘传授’这一种释义——除此以外,还有什么?”

如果说,昆仑大学就代表着“传授”,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所谓“传承”的意志,还有别的表现形式?

四周的水纹再度波动起来,那影子逐渐沉入其中,温和青年的脸庞模糊,水流上再度映出了那张超尘脱俗的仙人之相。

“在此次他们去往的地方,有着这问题的一个答案。”

那声音被淹没在水波当中,却依旧清晰:“现今你已经能调动金身。到时候,你也可以去尝试一下…你真正的‘权柄’了。”

“当然,现在你已经知道,这权柄使用得越多,你也就越接近于真正的‘仙’——你拥有的力量,远比你知道的要强得多。”

识海波动起来,像是一瞬间起了狂风巨浪。意识自识海中拔出,所有的水波都开始消失,连那影子也一并模糊在内,波纹之中,似乎隐隐透出了什么熟悉的图案。

——是那张仙府图!

原来,这才是这东西的真正面目。

魏泽微闭上眼,感受四周。达到元婴之后,意识与一方天地交融,即使不看也能知晓外界的天色变化。

根据感知,在他与那个意识对话的时候,外界应当已经过去了近一周时间。

一周时间...那帮学生,应该已经按官方所说,进入那座陵墓了吧。

那座陵墓里,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