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听书 -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七章 锋芒

壶中春秋 / 2021-09-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陈玄听了,顶门之上,星辰剑丸一转,发出一声轻鸣,冷光扑簌簌落下,他看向岛外,神情平静,成竹在心,道:“交给我。”

卢媚娘轻轻点头,然后螓首微垂,提裙曳步,脚下自然升腾起一道丹煞,倏尔冲出鹭岛,再然后,在岛中成百上千的鹭鸟清亮的鸣叫声里,冉冉垂落,到了半空中。

倩影刚一出现,环佩碰撞,幽香细细,四下都映照出羽翼般华丽的彩光,覆盖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展现出妖王的风姿。

“卢媚娘,”

云鹏妖王从云车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目光灼灼地看向出现在对面的女子,只见她面貌极美,粉腮黛眉,肌肤如瓷如玉,樱唇犹如丹朱一点,特别是那种娇娇柔柔的妩媚,简直沉浸到骨子里,道:“你要是归顺本王,我们两个人联手,完全可以统一东海,就是双双凝聚元婴,也是指日可待。”

海上的妖王,就是这样骄横霸道,此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表达出来,丝毫也不加以掩饰。

妖类之属,就是如此!

卢媚娘看向睥睨张狂的云鹏妖王,细眉挑起,暗自摇摇头,知道这云鹏妖王过于膨胀,居然还想统一东海,真是井底之蛙。

她性子偏柔不假,可见识不凡,所以深深知道,东海上的妖王看似强大,但并不成气候。就是她丈夫所在的北辰一派都不太看得上,何况还有现在在鹭岛上的玄门十派之一的溟沧派这样的巨无霸。

妖王平时小打小闹可以,但真要碰触了大派的利益,转眼间就会化为齑粉。

正是这样,可以接近严家和北辰派,可以向陈玄和溟沧派示好,可绝不会和眼前的云鹏妖王绑在同一艘船上。

于是卢媚娘仰着脸,对云鹏妖王,道,“云鹏妖王,休要多言!”

“既然不识抬举,休怪我无情。”

云鹏妖王见卢媚娘还是不屈服,就大笑一声,顶门之上,一股妖气把他的束发金冠都冲开,直冲云霄,狂暴霸道。

“咄。”

卢媚娘见此,率先出手,她纤纤十指放到身前,如轮转,似莲开,音符迸射,千千百百,和气机一引,立刻有无数的白刃冲云鹏妖王劈下。

先下手为强。

“哈。”

云鹏妖王走的是力道路子,是钢筋铁骨之身,更何况,他最近又有奇遇,身上还披了一件宝衣,当下也不做抵挡,悍然抬首,任由白刃落在身上,一时间只闻叮当之声不绝于耳,他却是若无其事,只作是清风拂面。

轰隆,

两个妖王,一个是云鹏妖王,积年大妖,力大威猛,一个是白穹妖王,新晋妖王,遁速惊人,他们交起手来,碰撞的余波落入水中,把波光上都染上一层惊人的煞气。

轰隆隆,

又一声碰撞,这下子,云鹏妖王的双目亮起金色,两个人已经交手数次,称得上知根知底,于是在斗了一会后,他果断施展出杀手锏,要一击建功!

叮咚,

下一刻,从云鹏妖王的袖中冒出一点清光,须臾后,往上一跳,驭风来气,聚光生烟,现出形体,乃是一枚玉环,下缀着六个铃铛,稍一碰撞,就有瑞彩扶摇,并发出清音。

叮咚,叮咚,

玉环祭出后,似循着卢媚娘的气机过来,每一次碰撞,在虚空中都生成一种肉眼难见的音轮涟漪,并且玉环之上浮现出篆文,隐有飞鹤玄龟之相。

“就是这个法宝!”

鹭岛洞府之中,一直紧张地观看两位妖王斗法的卢俊柏一看宝环出现,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他可是知道此法宝的厉害,毕竟他亲姐姐在以前和云鹏妖王斗法之时,就多次在此宝上吃亏,真的印象深刻。

宝环一出,降妖之音迸发,不可力敌!

“陈公子,”

卢俊柏很快反应过来,看向身前的陈玄,接下来的话不用说,眼神之中满是恳切。

“玄器。”

陈玄没有管卢俊柏,此时此刻,他背后的阎天咒灵双瞳之中,映照出半空中玉环的光辉,这云鹏妖王祭出的法宝不但能克制妖类,还是一件清光纯正的玄器。

法宝之属,玄器绝对少见,就是如北辰派的严正亭这样的化丹修士,都不一定能有一件。

只此可见,这玉环背后的主人大有背景。

“不过,”

陈玄目光一凝,念头所到,就有一道金芒自他顶门中冒出,只是一闪,就到了半空中,然后迎风而涨,化为一团金色,从中窜出一头金灿灿的奇兽,龙头蛇身,小尾似鸱,脊上似一道剑,笔直非常。

此宝一出,后发先至,挡在玉环前面。下一刻,金芒一吐,螭吻出,叼住玉环,让其不得越雷池半步。

这样一来,两件玄器碰撞,响个不停。

“什么?”

云鹏妖王本来准备玉环一出,拿下对手的,于是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可这突如其来的这一出,立刻让他笑容凝固不说,甚至有点慌张。

毕竟自他得到此宝后,向来无所不利,这样被人挡住的情况,从来没用过!

“万象归一……”

不过好在云鹏妖王能晋升妖王,绝不是蠢货,他很快反应过来,口中念念有词,诵读咒语,呼唤玉环。

他不是玉环之主,但能够驭使玉环,就是因为有人传给了他这一门驭使法诀。

叮当,叮当,

玉环本就是玄器之属,已生出本我意识,有一丝灵智,此时得云鹏妖王以法诀接引,更是六个铃铛不断摇晃碰撞,环身上绽放出一道又一道的清光,生出莽莽大力,要推开叼住自己的螭吻,回转到云鹏妖王跟前。

“想得美。”

陈玄看到这里,冷冷一笑,要是其他人的法宝碰到这玉环,或许会被其逃脱开来,但它碰到的是自己的藏锋螭吻兜。

藏锋螭吻兜和玉环一样,品阶都是玄器之属,更为重要的是,这藏锋螭吻兜是自己祭炼并驭使,圆转如意,比起云鹏妖王驭使玉环强太多了。

玉环想要挣脱藏锋螭吻兜的束缚,难于登天!

且说卢媚娘,本来玉环一出,鸣音一发,听在耳中,让她神骨发酥,难以自持,还想着会和先前几次一样,要吃个大亏,于是只能银牙紧咬,丹煞透顶,护住周身。

可没有想到,玉环将落没落之时,突然间,风云突变,自己的眼前,无数金芒迸射,尖锐鸣音里,如龙腾云,金灿灿的异兽蹲坐其上,不断变化,周匝百神螭兽来回,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无量细小神秘的篆文在生灭,讲述不少道理。

这法宝一出,就挡住了玉环,让其不但落不下,甚至想要收回都被锁住。

“看打。”

见到这样的局面,卢媚娘先一怔后,马上反应过来,她深吸一口气,顶门上的丹煞之力涌出,瞬间集中起来,再然后,一道又一道的翎羽绽放,飘飘荡荡而下,如彩霞映空,炫彩夺目。

她不愧是在东海中拼杀到了妖王的人物,虽然平时性子柔弱,少决断,可在斗法之中,自有天赋,一见有机会,马上施展出全力,运转神通,发出自己的最强一击。

施展完这一击后,这卢妖王的玉颜之上就是一片霜白,原本娇柔的身子似乎一下子被抽去了筋骨,变得弱不禁风,轻飘飘往下落。

遥遥看去,裙裾如风,人如鹤舞,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弱。

“不好。”

卢媚娘这样的妖王不惜全力打出的一击神通,绝对不简单,云鹏妖王立刻就感受到了,这涌过来的霞彩宝光如有灵性一样,绕着自己,每个刹那都有惊人的光华爆开,让他体内的妖力流逝。只是半个呼吸间,他的妖力就流逝了不少。

要是场中只有他和卢媚娘两人,对于这样的局面,云鹏妖王肯定是不惊反喜。因为打出这一击的卢媚娘已浑身无力,任人拿捏,而自己只是妖力流逝,就是全流逝了,可一身钢筋铁骨,也能轻而易举擒拿下卢媚娘。

可偏偏的,此时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此时此刻,他不但要施展法诀,来驭使玉环这一件玄器,而且还要防备可能出现的这一件和玉环抗争的法宝的背后的主人。

此时正需要妖力之时,如今被卢媚娘这一神通所吸,如何是好?

“云鹏妖王!”

还没等云鹏妖王想到好办法,一声长啸陡然间响起,然后云鹏妖王目中余光就瞥到,从鹭岛之上,突然之间,飞出一十八道剑光,每一道都迅疾如雷霆,快到不可思议,携带着撕裂大气的锋锐,杀到自己的跟前。

“我,”

更让云鹏妖王惊惧的是,斩到自己跟前的十八道剑光,到了自己身前不到一丈的地方,居然又有了变化,其中的十道以更快的速度按照原本的轨迹斩下,余下的八道却猛地一弹,停在原地,似斩非斩,将斩不斩,让人难受到不行。

这样一来,更让人防不胜防。

云鹏妖王勉强躲开了五道剑光,剩下的十三道剑光不分先后,不断斩杀到他的身上,即使他是有钢筋铁骨,即使他身有宝衣,但陈玄以金水玄光驭使的星辰剑丸所斩出的剑光何等锋锐,一时间,他身上剑痕斑驳,血流如注。

“啊,”

云鹏妖王大叫一声,运转玄功,他走的力道法门,妖体强大无比,刹那间,就有皮肉翻卷,受伤的部位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这就是力道修士的霸道所在,就算身上受了重创,眨眼间便能恢复如初。

除非能一击得手,否则任凭打上多少下也是无用。

“看你能恢复多久。”

陈玄看到这惊人的一幕,不见任何惊慌,反而面上有淡淡的笑容,他用手一指,星辰剑丸一跃,就跳到半空中,悬于云鹏妖王的上面。再然后,念头所到,剑光分化,一分二,二成四,四成八,到最后,十八道剑光浮现出来,一道接着一道,不断斩下。

这样的剑光,轮转斩下,连绵不断,络绎不绝,乍一看,就仿佛无穷无尽一样,根本看不到尽头。

如今状态下的云鹏妖王怎么躲得开这样的剑光轮转,他只觉得这如雨蝗一般的金光却如水银泻地一般无孔不入,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将他割裂得衣袍纷飞,鲜血四溅。这妖王就算全力催动玄功,可是还未等原先的伤口愈合,便又添新伤。

“这是什么人?”

云鹏妖王骇然,暗自想:“不但有能够阻挡自己玉环的强大法宝,还有这样凌厉的飞剑斩杀之术,现在要想办法退了,改日待弄清楚了,再寻他晦气!”

想到这里,云鹏妖王勉强提起自己体内所剩无多的妖力,双臂一挥,震开数十道剑气,循着看上去剑光略显稀少的一个方向,扭头转身欲逃。

“啊,”

只是云鹏妖王刚逃出剑光的包围,蓦然间,发出又一声叫声,比刚才被剑光所斩都要凄厉。原来,不知何时,在他逃向的路上,正布下一道又一道隐于云中的水色,看上去并不起眼,但刚一碰到,就有无边无际的寒气爆发,就是他钢筋铁骨被寒气一激,都觉得没了直觉。

这还没用完,在水光之中,时不时跃出剑光,轻迅快矫,锋利无匹,虽比不上剑光忽如其来的迅疾,可锋锐程度和杀伤力还要高上一层,这个状态的他真抵挡不住。

陈玄脚踏云气,目光锐利,这一切,当然都是他的布置。

先以剑光吸引不在全盛时候的云鹏妖王,利用云鹏妖王走力道法门,对气机不敏锐的弱点,在一个方向上布置上金水玄光。接下来,就是故意引云鹏妖王从这个方向遁走,让其一下子扎入金水玄光的笼罩里。

《玄冥阴章》和《宝金云箓》这两门上乘法门所修炼出的玄光何等了得,本就不在全盛状态的云鹏妖王撞入里面,那真是遭了罪,连跑都跑不了。

就这样,云鹏妖王先被卢媚娘全力一击的神通闹了个妖力流逝,又被陈玄这么折腾,星辰剑气和金水玄光伺候,随时间推移,差不多到了强弩之末。

“差不多了。”

陈玄把握住时机,断喝一声,顶门上的金水之气大盛,如雨一般簌簌下落,星辰剑丸更是化做匹练长虹,飞空斩杀下来。

云鹏妖王被金水玄光所浸,寒气入头,昏昏沉沉,星辰剑丸化做一道白芒,眨眼间就绕着此妖的脖子转了数十圈。

饶是这妖王的颈骨坚固无比,剑丸斩切上去竟然发出如同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可陈玄的金水玄光分出一道道,融入到剑光里,立刻让锋锐程度上了一个台阶,奋力往下一斩,只听“咔嚓”一声,便将头颅斩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久久文学网(www.520pg.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